穆雪傀

耿直如弯,真实如贱。
本命POI/漫威女孩/GGAD/本命83Line/Mio /壳儿
混圈多 嗑粮多 产出少
偏爱戳心文笔 欧美/漫威/DC/好莱坞/原耽/南韩都混 BL/GL/BG/GB都吃 通常情况下不吃np及all向
有固定嗑的cp 可吃互攻/无差 但尊重个人喜好
【漫威】 盾冬/锤基/贾尼
【POI】RF 肖根
【柯南】(青梅竹马爱好者)+赤琴
【HP】德哈 GGAD
其他 鼠猫
肖根厨一只\( ̄︶ ̄)/吃西皮不在意攻受的一只 招招鲜 吃遍天~头像最近掉的坑 捷克之光karolina kurkova

【华嬛】清花缠枝眠 (1)

邪教CP 年世兰x甄嬛 基本无差
傲娇攻气跋扈宠妃兰兰x温柔隐忍黑化中的白兔嬛嬛
时间线混乱 就这么写写 大家随便看看……
觉得还行的小伙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点起来鸭!
评论也是欢迎的www

  “莞小主请回吧。”

剪秋面上端着盈盈的笑,对着甄嬛那歉意的一蹲里却依然有说不出的敷衍,只草草一屈膝,连眼神都显得漫不经心。

“求姑姑通融……我只求见皇后娘娘一面……”甄嬛低弱的声音里几乎带了祈求,轻轻牵着剪秋的袖子 ,一手顺势把掩在袖下的碎银悄悄递了过去。

剪秋僵了僵,却是没有接,心下思虑阵阵,已经打定了主意,悄悄把手缩了回去。

这个莞常在,还是少接触得好。

尤其,还是在这种关头。

话说这个莞常在,是雍正元年那一批入的宫。位份虽不显高,却是早早赏了封号,算是得了皇上份殊荣。却也是不必太过忌惮的存在,一入宫便病了起来,一直也没养好,成天一副无心承宠的小心翼翼样。

按说莞常在模样虽是好的,却不是个狐媚性子,不知怎么的就好像触了华妃的霉头,三天两头就要被召去翊坤宫。一开始莞常在病着,华妃甚至还驾临碎玉轩瞧过几趟。后来大约是放心了,华妃本是不去了的。可莞常在不知怎的又被皇上注意到了。初蒙圣恩的次日,华妃召的急得仿佛兴师问罪。往后便是没几日便要召莞常在到翊坤宫里一次,用的由头五花八门,什么请教针脚啊五音啊,畅谈诗词歌赋再到人生哲学。但凡是有心人都了解,华妃娘娘只是个好摸样的将门之后,枪棍算是涉猎,书文及音律皆是不通的。众人于是纷纷猜测华妃娘娘大概是对莞常在甄氏依旧心有忌惮,并未完全放心,所以出此计摸排底细。

可据碎玉轩宫人所见,华妃娘娘从未刁难欺压过自家小主,翊坤宫那些流水一样送进碎玉轩的珍玩吃食一类可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

这可是示好的意思啊。难不成,华妃竟起了把甄嬛收入麾下之心?

根据众人一贯所见,华妃往日可是个善妒的,断不会轻易起什么吸纳这么一位颇有姿色的后妃的考量。如此,只可能是这位甄氏巧言令色的运筹帷幄起了作用。可见是个有手段的角色,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病秧子。众人不禁对华妃娘娘刮目相看,一开始便“慧眼识英才”,盯上这么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狠角儿。

至于到底是甄嬛有心投好,还是华妃抛橄榄枝,总之在后宫众人眼里,日后便是甄氏对华妃继续低眉顺目却也不卑不亢,华妃也没少过甄氏的好处,帮甄氏进位份当了贵人不说,赏赐也是从未断过的。可见二人算是决意结党,从此一同筹谋了。

本来这甄氏在后宫里也算走的温吞顺当,她阿玛却忽然被人参本贬官,似乎是因着同瓜尔佳一族起的纷争。甄氏连同为她父亲求情的沈氏一同被降了位份,捎带禁了足。

只是这禁足刚解没几日,莞常在甄氏没往翊坤宫跑,却是七绕八弯地特地先寻皇后来了。

剪秋心里揣着疑惑连着忌惮,当然不可能顺着甄嬛的意思,几句不痛不痒的托辞张口就来:“小主言重了。小主若是确有难处冤屈,皇后娘娘正位中宫,自该主持公道,何来劳烦小主‘求’一说?只是眼下娘娘头风旧疾又发,实在分身乏术,不便见客。望小主海涵,奴婢在此谢罪。”

甄嬛连忙搀了她一把,只好就着她话音接了下去:“姑姑不必如此。只是我不曾出宫数月,想来于皇后娘娘多有怠慢,今日便是来给娘娘请安一并谢罪,绝无叨扰之意。”

剪秋便也冲她含笑道:“小主若是有心,也不急于这一时,皇后娘娘也是明理之人。只是小主如今身为后妃,拜中宫自然是本分,其他诸位娘娘也万不可怠慢,虚心听取诸位娘娘教诲也是必须的。”

甄嬛低眉应声,剪秋凝视她的眼神里添了几分审视,有意试探道:“奴婢素来听闻华妃娘娘协理六宫,是非分明,小主若是有意可先去翊坤宫与华妃讨教一番,相信华妃娘娘定会不吝赐教。”

甄嬛一听华妃之名便是唇角一动,瞬间功夫又神色如常:“多谢姑姑提点。我也正有此意。”

剪秋表面上还算客气,但甄嬛不过走出两三步,旁边一个一直没吭气的小丫鬟却已经是哼出一声:“不过是条哈巴狗,巴结不来华妃,巴巴地又往我们娘娘身边凑。把我们娘娘当什么了?她也配。”

哈巴狗。

这个刺耳的词刺得甄嬛心口猛地一抽,心口密密麻麻地疼了起来,脚步也这么顿住了。

“梨文。”剪秋冷声呵止,唇角的笑却没收,眼底一片嘲弄,“反正她也巴结不上,何必生气。”

“是不该动气。”一阵娇笑盈盈自身边传来,渐行渐近之间啭了几声,之后忽又转回凌厉,透出一股一贯的冷然,“剪秋姑姑果然深明大义,生气最是大动肝火呢,这话不妨日后说与皇后娘娘听听。想必皇后娘娘听了这忠言,日后多加调理,也不至于三天两头便要遭回头风,苦不堪言,叫我们这些做姐妹的好生牵挂,还不得一见。”

甄嬛向着前方端端正正行了个礼:“给华妃娘娘请安。”身边的景仁宫宫女连忙慌慌张张跪了一地。

“莞妹妹不必多礼。”年世兰只是伸手实实在在扶住了甄嬛,言语间有莫名的柔软,神色却依然铁青,理也不理跪了一地的宫女,想必是方才的话也尽数落了她耳里。

“不知华妃娘娘驾临景仁宫,所为何事……”领头的剪秋终于还是战战兢兢问出了声。

年世兰凛眉不悦,当即冷声呛她:“难不成本宫也是有罪在身?这景仁宫还来不得了?”

剪秋被她喝得气都一滞,心头狂跳:“奴婢不敢,奴婢绝无此意。”

“本宫又不是尸位素餐,皇后既病着,本宫名正言顺协理六宫,自当尽心为皇后分忧。”年世兰横眉冷眼地睨下去,目光森冷,“自然也该替皇后管管你们这群狗奴才!”

“皇后一病,景仁宫便乱了分寸,罔议妃嫔,既扰了皇后清静,又犯了以下犯上的大罪,成何体统!你们说,本宫该如何发落?”

(TBC)

*好久不写古风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这种渣文笔……

*您的好友华怼怼已上线
*大概算是有糖 藏在其他人的视角里暗搓搓的?

*应该是个长篇

【华嬛】清花缠枝眠

才只有一个脑洞……我居然向甄嬛传下手了…
看了 拱手江山换不回你 之后的手痒之作

大概算是剧版同人

CP 年世兰x甄嬛 偏无差

大概想好的剧情如下 有妹子想看的话我就正式开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桀骜跋扈攻气宠妃x温柔伶俐黑化中的小白兔

嬛嬛家中出事不得已要再博恩宠,暗恋心切的化肥凉凉在线指导固宠秘籍,结果自己越是教的好就越是醋得不行的别扭故事……

“那年生辰,我承蒙圣眷,见过圆明园满池的荷花。

她在这种事情上,有着奇怪的固执,总想和皇上争个高下,因此总想送我更盛大热烈的什么。

因而,她亲手为我绣就了九尺华裾,施然逶迤了我的登顶血路。

可是,明明只要她能应了我花好月圆人长久的那一点点盼头,我就会心满意足了。”

超模AA的怀孕之眼(Alessandra Ambrósio) 呜呜呜AA美颜暴击!转自AA本人的ins 怎样都美 美了17年的我们AA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恐怕就是……
我说 我喜欢超模哟⊙∀⊙
你说 好巧哦 我也喜欢 我最喜欢肯豆/ Gigi/贝拉她们肯德基全家桶了呢(◍´ಲ`◍) 你觉得她们呢?
?????????
这是……什么误解😂😂😂
是超模 不是超·人气网红·模特靴靴

【VSFS/GK】她们的盛世

GK邪教超冷圈2333就是激动下⊙∀⊙!

HxxAsuka:




ooc慎入!


17年的VSFS真的是辣眼睛,找了自己最爱的05 06年的大秀,看见GK两个人带着一群人T台上呼风唤雨,一时激动,又是怀念,以此文纪念诸神之战。


·


·


Karolina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在她的生涯中,遇到这么一个人。




从16岁被维密看中,受邀成为维密天使走秀,顶着“捷克之光”的名号红遍大江南北,Karolina总觉得是一个奇迹,她无数次叩问上天,这是真的吗?这是幸运吗?这是自己应得的吗?




同期被维密看上的或是早就替维密走秀的都是大前辈一样的存在,比如说Carmen,Heidi 亦或是Tyra,他们的台风都带着个人的稳重和风格,跟自己这个年轻的不能再年轻的小女孩不同。




光有一条逆天的长腿大概不能成为自己的卖点和长处,Karolina自此决定要磨练自己,要拥有实力,成为真真正正人们所说的“捷克之光”。






 


那是在健身馆练习跑步的一天,Karolina见到了Gisele。




要说她羡慕大前辈们的稳重,她最羡慕的还是不远处插着耳机扎着马尾急促呼吸的Gisele。




她太美了,就像是巴西这个国度将所有的灵气都给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一般,带着热带的野性气息,又带着南美的张狂不羁,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不动则已,一鸣惊人大概就是对她的最好解释了。每次秀场上她总是夺走了所有看客的目光,她的气场和风格没有人能够复制,就像是博物馆珍宝馆里被玻璃柜子封得严严实实的镇馆之宝一样。




Karolina对她又爱又恨,这个女人如此优秀,还要如此努力。




 






Gisele见到她,操着一口正宗的巴西腔英语,满脸热情地招手:“Hi!Karolina!”




Gisele看见对面的女生略带局促地招手,甜甜地笑了一下,那微笑中带着一股不输于自己的气势。




Gisele从出道至今,大大小小的秀场都已经差不多走了一半,和她一起的同期都是一个风格的,或许,看了自己的台步,有点东施效颦的味道。




而维密不同,每个人各有千秋,别具一格,有霸气如Eugenia,有甜美如Alessandria,她们的台步总能攫人眼球,却总少了一份内衣秀的优雅。




直到她遇见了Karolina。




这个捷克来的女孩子除了有一双比例逆天的长腿,她大概满足了所有男士对与女人最初的美的想法吧。




Gisele这样想。每次Karolina都能将一款内衣在秀上演绎地恰到好处,就像是宣传册上写的那样,让Gisele第一次对她另眼相看。




如果十二年前有商业互吹这种操作的话,Gisele和Karolina应该是登顶的。


 






后来的Karolina就如同不服输的孔雀一样,只要是Gisele能够做到的事情,她也要做到,比如说戴上Fantasy Bra,她和Gisele戴着史上最贵的Bra,在T台上走着最坚定的步伐。




难怪Eugenia说,T台伤的Gisele和Karolina就像是人的两面,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






 


这种良性的竞争关系让两个人第一次打开天窗说亮话,是在2005年的大秀前,当两个人被选为大开的第一、第二人选的时候,Karolina事业如日中天,Gisele仍然称霸T台。




两个人再次相遇在健身房,肩并着肩在跑步机上练习。




还是Gisele首先发话:“Karolina,追赶我很辛苦吧。”




闻言捷克小女生像是被戳到痛处一样连忙道:“不会,一点也不辛苦,反而,很幸福。”




“哦,那是为什么?”




“因为和Gisele一起走的每一场秀,对我来说都是记忆深刻的。我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T台上,做我想做的事情。”




“那么,”Gisele停下了跑步,把Karolina的跑步机的开关也摁下——




“Karolina,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打下一场盛世给世人看?”




Karolina看见那个巴西的珍宝微笑着看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答案。




不久,“捷克之光”的眼睛里闪烁了真正的光芒——




“成交,Gisele。”






 


后来的2005年大秀获得了圆满的成功,人们至今念念不忘的还是从礼物盒里走出来的红宝石色巴西尤物和金黄色的捷克之光,2006年的闭场,两个人还是如以前一样,一前一后,一刚一柔,一动一静,就如以前她们所言,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盛世。




 


“去啊,Karolina,用你的枪,去射杀一切吧。”




或许那时的Karolina只差一句——




“遵命,我的Gisele。”















Fin.